追蹤
KIKA 踢到陌生的地圖
關於部落格
一切就像在陌生城市顧自搭地鐵巴士尋找驚奇一樣令人開心
  • 7118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亞細亞之南 未成年

古文明失落的痛覺 柬埔寨吳哥窟 這是我在柬埔寨遇見的孩子,他讓我在攀上偉大的吳哥窟神殿後,心頭卻一陣辛酸。柬埔寨是一個貧窮國度,經歷過殖民戰亂和赤柬高棉紛擾,貧窮是柬埔寨揮不去的烏雲。
吳哥孩子主圖
警察月薪約美金30元,不敷生活的收入,讓他們迫不得已,需要另外「索費」,遊客租機車在路上被攔,可以當場議價脫身;不耐煩機場出關人潮太多,護照夾美金也能圖到快速通關。極度貧窮的景象,或許能讓人釋懷執法人員的小貪,但政客的貪污和賄賂,卻讓這貧瘠國度,更難以翻身。走在吳哥古城裡,到處都是失學的孩子,有的兜售工藝品,有的直接向遊客乞討。 高棉,曾擁有偉大強盛的吳哥王朝,如今剩下能庇蔭子孫的,卻只剩每天絡繹不絕的遊客所帶進的觀光消費,成群失學的孩子,就像迷路的小羊,困在貧窮迷途中,無法脫身。 漠然是旅行的必要之惡? 在貧困的國度中旅行,漠然,似乎是必要之惡。走過許多第三世界的土地,遇過無數貧窮景象,太多的情緒反應,似乎就會無法繼續走下去,漠然,似乎是一種好方式,低調的壓抑和忽視,才能繼續旅行。 ▼在小吳哥城外,成群的小孩向我兜售手工藝品,鏡頭裡,他們的表情充滿怨懟。
吳哥賣飾品小女孩
旅人無法次次都捐錢,也無法天天都當爛好人,這是整個國家結構性的問題,不是個人施捨一塊、兩塊美金就能解決的狀況。每當文化矛盾侵襲時,我常如此自我暗示著。而且,我不喜歡捐錢給乞討的小孩,總覺得這是觀光客一種錯誤示範,他們需要勞力付出和對自我尊重。 流連在吳哥神殿上 想上學的小男孩 施予鈔票來彌補自己的哀慟或同情,不管怎麼說,還是讓我覺得不自在,經常穿梭在第三世界國度的我,低調的漠然以對,是一貫的應對模式。但是,一天傍晚,在吳哥窟的尖塔上,遇見了一個小男孩,卻讓我無法再壓抑痛覺。 已經忘記那是吳哥窟無數的遺址神殿中的哪一座,只記得傍晚的夕陽溫和,沒有燠熱,我攀上神殿高處平台,正想好好迎風享受開闊的景觀。有個小男孩走過來,拿著一朵小野花,對我微笑,害羞地遞過來要送給我。
吳哥想讀書小孩
我先是楞了一下,然後微笑,卻不敢伸手去接。這是一種搭訕要錢的方式,我在心裡默想著:「我才不會上當喔!」隨即拒絕了他。尖塔上沒有太多遊客,我望著坐在另一端的一位歐洲自助旅行女遊客,她也以詭異的眼神看著我。我們之間似乎有一種默契,自以為識破小孩子的詭計而得意。 儘管小男孩眼神害羞,但是他仍不放棄的拉起我的手,我搖搖頭說沒有錢給他,他點點頭說沒關係,還用路邊的小草編成戒指,幫我戴上,並把小花遞給了我,然後走到一旁安靜地坐著。 數十分鐘過去了,我準備下尖塔,他卻湊上前來跟我要錢,我有點不高興的對他搖搖頭。他有些難過,我轉身踏下台階的那一刻,他再次害羞的小聲說著:「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點錢,我想去上學……」 我突然一陣鼻酸,完全愣住了。在柬埔寨,上學是種奢侈,連受基本教育的機會都沒有,貧窮的人如何翻身?反觀生活在台灣我們有多幸福。我克服不了鼻酸,眼淚都快飆下來,拿出一張美金一元的紙鈔,小男孩高興地跳了起來。
吳哥草戒指
回到車上,我看見同行的攝影師,小指上也掛著小草戒指,他說本來不想給他錢,但是聽小男孩說很想去上學,就完全受不了。我無法揣測小男孩上學之路是否成行,但是看著攝影師的小草戒指旁的無名指戴著Tiffany銀戒,一指之隔,又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冷氣車外的現實世界 緬甸小女孩的雙眼 習以為常的漠然仍在存在著,除非,遇見一個帶著小孩又懷孕的媽媽。一次,在緬甸仰光餐廳用午餐,我們人不多,但來回張羅的服務生,就有好幾位。飽足之後步出餐廳門口,等著上接駁車的空檔。等在門外的遊民和乞討者,開始湊上前來。
緬甸小女孩
我有點不知所措,也不知該如何拒絕他們,嘴上還留著大快朵頤後的油膩,看見他們讓我有種罪惡感,很複雜且矛盾的心情。導遊趕緊用中文告誡我:「千萬不要給他們錢,一給就會被包圍住,大家都會來要!」 車子來了,我用極快的速度邁向車門,壓低眼光,穿過他們,只記得有無數雙手從我胸前飛過。就在上車前,我看見一張可愛的臉,臉頰擦著白色木香粉的小女孩,睜大眼珠無邪地看著我,她媽媽用小指勾著她的手,我抬頭一望,挺著大肚子的媽媽,懷中還抱著一個才足歲大的孩子。 在無法再思考的一秒間,我趕緊從口袋裡掏出一些緬幣,遞給小女孩。上了冷氣車後,隔著玻璃窗看著她,小女孩沒有不悅,也沒有開心,依舊無邪地望著我,倒是媽媽張大嘴說話,隔著車窗玻璃,我聽不見,只跟她笑了笑。一片玻璃,阻隔了我們的溝通,也分隔了讓人傷感的世界。 穿透著都市的寂寞 新加坡的小天使
新加坡小孩
新加坡的父母,就跟台灣一樣,孩子生得少,寵愛少不了,但是身為忙碌的上班族,小孩被才藝班和課後活動塞滿該有的家庭時間。在新加坡一年一度華人新年遊行慶典「妝藝大遊行」裡,我看到超多動員自學校的孩子,他們以各自主題妝扮,成為遊行中最閃耀的明星。 五彩繽紛的花車隊伍上,有一位帶著粉紅色頭冠的小女孩,打扮得像長著翅膀的小公主,她認真的站在花車上,擔任小天使的角色,無邪而寂寞的雙眼,望著鏡頭,華麗裝扮外表下,穿透著都市的落寞。 本文同時刊載於2005年10月6日《自由時報》旅遊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