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IKA 踢到陌生的地圖
關於部落格
一切就像在陌生城市顧自搭地鐵巴士尋找驚奇一樣令人開心
  • 71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給耶誕節即將去東京的你

 

▲去年六本木之丘的耶誕燈海節主題,就是戀人深情的一吻。

真的!至少拍回來的東京,實在太美了。我想,當時的我,應該是拍到手軟,因為明明是去度假,居然拍了兩千多張照片,扣除每天吵架的嘔氣時間、早上賴床延誤行程的時間、或吃飯拉屎等,我真的有按下快門兩千多次。

從東京回來後,也沒多看照片,心裡記得的,就是一個嘔!上飛機就遇到不該遇的前男友、好東西都宇宙無敵霹靂貴、不懂日文感覺像文盲、走路走到想把雙腿鋸斷、冷雨直下到包包都濕了、最嚮往的拉麵小吃居然油到結凍,害我們吃完回去超想吐,並出現類似驚嚇過度後的發燒和痙攣。

重點來了,更過份的是,林同學居然讓我在耶誕節當天,在夢幻無憂天堂迪士尼樂園裡,滴下了米妮不可能出現的眼淚…….。因此,當阿秋在部落格說,她喜歡日本鄉下甚於東京時,我點頭如擣蒜,東京對我來說,感覺匆忙而緊張,且象徵著不悅。

萱萱說要去東京度蜜月時,我直嚷嚷說這他男人的詭計,他只是想去趟日本建築設計考察之旅,才不是去蜜月!因為我的經驗告訴我:去東京蜜月,小孩絕對生不出來;怨氣,倒是可以收集一卡車。然而,我想說的是,這可能是……一種受創後產生的偏執症狀!因為,當我打開照片光碟再次瀏覽時,這些美麗影像如化學武器或麻醉藥迎面襲來,重新把我的東京印象盤整了一次。


▲銀座資生堂旗艦店一樓賣的蛋糕,造型美到不行,買回家怎麼捨得吃啊!

抵達東京的第一天剛好是耶誕夜,我們聽從行前講師東京達人熊哥慈妹的建議行程,先到銀座享用第一頓美食。晚餐後,散步走過資生堂一樓蛋糕店,如碎鑽垂墜的小圓鏡串,從挑高的棗紅色大廳灑落,像小女孩進入華麗迷宮,我已被暈眩得無法挑選買哪款蛋糕或餅乾(或不買,因為太貴)。


▲Barneys New York的紅唇耶誕櫥窗。

我也想起在銀座Barneys New York的誇張的耶誕櫥窗,以數以萬計鮮紅鈕釦做成紅唇,讓我忍不住跟大多數的路人一樣,跟著站在櫥窗前拍紀念照。我更想起站在青木淳設計的銀座LV旗艦店前那刻,搖頭讚嘆它優雅又低調的華麗光影,並且失去理智的不知道按下多少快門。

  ▲青木淳設計的銀座LV旗艦店

當然,還有被白色光束交錯包裹的Dior、當時剛開幕的Gucci旗艦店….,喜歡看設計又愛拍照的我,加上在成大建築混過幾年的林同學,我們很不能自拔地在銀座街道上,迷上看這些蓋給名牌包暫時住的奢華豪宅。

▼右邊是Dior,左邊是當時剛開幕的Gucci,有如社交名媛在派對夜搶鋒頭。

然而,如此猛拍照的鄉巴佬行徑,卻已嚴重拖延六本木行程時間。抵達六本木之丘時已經快要九點,能喝點東西的店已打烊的差不多了,趕著排隊準備登頂樓,就怕錯過了去朝聖熊哥對慈妹求婚的經典場地。

▼從六本木之丘拍到當時正在興建中Tokyo Midtown。

已經忘了排多久的隊,我只記得所有排隊都是情侶,所有的情侶都黏成一團。不過,這都不足以形容現場的浪漫震撼指數,如何震撼?想想看現場有這麼多人,大家在欣賞東京夜景時,每對情侶卻都能從容地忽略那些跟你距離只有五公分的阿貓阿狗閒雜情侶等人,猶如置身VIP私人專屬包廂,忘情地深情對望、貼胸緊抱、舌尖纏繞。所以說,愛有多深?上六本木之丘考驗就知道了!

   ▼東京人狂愛名牌,LV在東京開的店可能比台北的NET還多!

而樓下藝術廣場和人行道上,全是為耶誕節而妝點得藍光燈海,在東京無孔不入LV就開在對街,金色璀璨的牆飾,再度讓我迷失在快門的喀擦聲中。道路尾端的數字銀幕牆則像迷宮密碼,光是站著呆呆盯著白色數字,我就花了幾十分鐘。

直到它最後熄燈,我們才驚覺可能快趕不上末班車,開始緊張到用跑的,然後拐錯路、跑太累,我們又開始吵架了(我生氣充滿怨念,他悶氣表情目然)。

   ▲拍完這張的三分鐘之內,燈就熄了!     ▼這個數字9是要特別拍回來給九號看的喔!
   

給即將去東京的你參考,不管你是誰。
誠心建議,景色這麼美,千萬不要學我一樣,沒事搞壞心情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